非常规“出牌” 李鸿忠、王安顺等都干过这件事,

非常规“出牌” 李鸿忠、王安顺等都干过这件事,

2017-06-27 14:07 作者:小编

韩正、李鸿忠、王安顺、夏宝龙、罗保铭、杜家毫、刘赐贵等省级党政一把手都有过暗访经历。

7月22日,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率交通运输、安监、公安等少数几个部门负责人,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直奔相关企业生产一线,暗查暗访危化品、道路运输等重点行业安全生产工作。

据媒体报道,杜家毫暗访企业时,公司主要领导都不在,杜家毫直接带队翻看企业重大危险源监控台账,了解危化品收储、装卸、运输全流程,并对企业生产管理中发现的薄弱环节,叮嘱要加紧整改。

据“政事儿”统计,在十八大后,至少有韩正、李鸿忠、王安顺、夏宝龙、罗保铭、杜家毫、刘赐贵等省级党政一把手,都有过暗访经历,针对各自辖区内的生产安全、道路交通、环境保护等情况,进行突击检查。

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还曾表示,暗访可以原生态地了解情况,可以有更加真切的感受,增加工作紧迫感。 习近平也曾对领导干部暗访有过明确指示。

2013年11月,山东青岛因输油管线泄漏引发重大爆燃事故,随即习近平到青岛考察。他强调,对于安全生产大检查,要做到“全覆盖、零容忍、严执法、重实效”。

要采用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暗查暗访,特别是要深查地下油气管网这样的隐蔽致灾隐患。

杜家毫

“我们今天不设行程、也没通知当地政府”

据当地媒体报道,7月22日,杜家毫暗访的首站是湖南省危化品运输和仓储能力最大的物流企业。

在亮明身份、通过门卫走进办公楼后,该企业仓储部负责人才“姗姗来迟”。

该负责人解释说,“不知省长会来检查,公司主要领导都没在家。”

杜家毫则回答到,“我们今天不设行程、也没通知当地政府,就是要看看企业日常安全生产工作做得如何。” 随即,杜家毫一行检查了企业消防站所、车辆运输部、远程监控中心等重点安防部门,翻看企业重大危险源监控台账,了解危化品收储、装卸、运输全流程。

杜家毫检查客运安全生产情况

随后,杜家毫来到了湘江新区综合交通枢纽客运站,与客车驾驶员覃师傅攀谈起来,了解这辆客车营运性质、班线周期、驾驶员安全培训等情况,并登上大巴检查窗户安全锤是否摆放到位、车载GPS定位系统是否正常运行、安全逃生门能否打开。

“政事儿”注意到,在与覃师傅聊了一段时间后,该站负责人才闻讯赶来。

在此次行程中,杜家毫强调,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各级各部门一定要认认真真把各项安全生产措施落实到位、监管落实到位、责任落实到位,坚决守住安全生产这条底线。

韩正

“不打招呼暗访可原生态地了解情况,这是在办公室了解不到的”

“政事儿”注意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有过多次暗访经历,他还曾要求所有市领导亲自带队暗访调研,以暗访形式补短板。 据报道,2016年首个工作日下午,韩正开始2016年第一次不打招呼的暗访调研,前往红旗村、苏州河、许浦村、合庆镇,考察旧城改造及环境综合整治情况。

韩正在红旗村

“政事儿”注意到,在2015年下半年,上海市委开展城市管理补短板系列调研,韩正曾要求所有市委领导亲自带队暗访调研,而其带队暗访的第一站则是上述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和合庆镇。

在合庆镇朝阳村,听了该村暗访一年来的环境变化后,韩正说,“我们整治环境,最终目的是要让当地群众受益。”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针对以暗访形式推进补短板工作的问题,韩正回答到,“工作中有问题,积累下来就是短板。

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问题。短板是客观存在的,我们要抓住问题,解决好。采取不打招呼的暗访,可以原生态地了解情况,这是在办公室了解不到的,会议室里讨论不出来的,听汇报听不到的。暗访可以有更加真切的感受,增强我们工作的紧迫感。”

在今年6月14日,韩正参加其所在的市委督查室党支部“两学一做”组织生活会时,也曾表示,做好市委督查工作,要加强随机暗访暗查,直插一线了解最真实情况。

王安顺

“我本人暗访的时候就不止一次遇到过,自己立个牌,画个圈,戴个红袖箍就开始收费”

“政事儿”注意到,北京市长王安顺曾对黑煤场和停车场暗访过,并在暗访过程中对发现的问题立即责成整改。

今年1月9日下午,王安顺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到朝阳区城乡结合部检查减煤换煤及散煤治理工作。

在黑庄户乡郎辛庄村一处煤场,王安顺掀开苫布看原煤质量,询问生产情况。当工作人员拿不出营业执照和原煤合格证明时,王安顺责成工商、质监部门严格执法,当即依法责令暂停生产,并将原煤抽样带回进行检测。

在黑庄户乡郎辛庄村一处煤场,王安顺掀开苫布看原煤质量,询问生产情况。当工作人员拿不出营业执照和原煤合格证明时,王安顺责成工商、质监部门严格执法,当即依法责令暂停生产,并将原煤抽样带回进行检测。

随后王安顺还暗访了村里的租住户,向外来人口说明北京政策,动员大家回乡创业发展。

而在半个月后的一个座谈会上,王安顺还谈到了自己暗访停车场的经历。

今年1月24日,北京市召开港澳委员、港澳台侨工作顾问座谈会,王安顺参加。

座谈会上,有委员提出,北京存在停车乱收费的问题,来收停车费的管理人员是否合法无从判断。

王安顺随即说到,“

我本人暗访的时候就不止一次遇到过,自己立个牌,画个圈,戴个红袖箍就开始收费,给发票的收20元,没发票的收10元或者5元,不给钱还在后面追着骂。”他表示,在北京大概有将近几十万人来管理停车收费,这种乱象决不允许持续下去。

李鸿忠

“吴局长您好!我是李鸿忠”,“啊?不可能!”

十八大以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也曾有过暗访经历,他在电话突击询问下级单位生产安全情况时,还被下属直接挂掉电话。

非常规“出牌”,韩正、李鸿忠、王安顺等都干过这件事

2015年12月3日下午,李鸿忠在参加完湖北省大别山革命老区扶贫开发振兴发展推进会后,不打招呼,直接来到三里畈镇乌石冲村暗访。 据媒体报道,当时时值黄昏,天色已晚,李鸿忠在石冲村暗访了三户贫困户,详细了解当地精准扶贫情况。李鸿忠表示,“精准扶贫,不落一人。”

“政事儿”注意到,湖北省委组织部还曾以暗访形式,到基层拍摄基层党建工作。

2015年12月26日,湖北省委召开会议对各省市书记抓基层工作进行述职评议。会上播放了电视专题片《基层党建离全面过硬还有多远》,该片以暗访形式,拍摄了个别地方基层党建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

在会前,因有中组部领导参会,会务人员不知这样的短亮丑暗访短片能否现场播放。李鸿忠态度坚决,“不仅要播,而且要原汁原味地播出来。”,“我们要直面问题,对号入座,反思查摆,抓整改、抓落实。”

而在2015年最后一天,李鸿忠在主持开完省委常委会会议后,突击到省安监局检查、部署全省安全生产工作,却遭到了“闭门羹”。 在安监局,李鸿忠直接拨通了红安县安监局局长吴碧田的电话。

“吴局长您好!我是李鸿忠,现在省安监局值班室,想了解下节日期间县里的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情况。”李鸿忠通过电话自报家门。

“啊?不可能!”听筒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电话随即被挂断。 李鸿忠自我剖析说,“基层不相信,这本身就是问题!”,我们的随机抽查还没有成为常态。经过省安监局再次电话介绍,吴碧田逐渐缓过神来,立即作了些县里工作情况的汇报。

夏宝龙

“如果事先安排好线路,很难摸到实情、听到实话”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则曾在一周内暗访两次,倡导调研新作风。

据媒体报道,在2013年8月15日和21日,夏宝龙不通知任何部门和地方党委、政府,不预设路线,没有警车带道,没有地方官员陪同,两次直接到田间地头,进村入户走访,听取基层群众和干部的声音。

夏宝龙在调研

夏宝龙认为,赴基层考察调研,就要听真话、访真情、解真难,如果事先安排好线路,确定好调研地点和对象,身边陪同干部一大堆,往往很难摸到实情、听到实话。

据报道,暗访时,夏宝龙乘坐的微型面包车直接进村;身边没有任何厅局长和市县负责人陪同;中午在乡镇食堂吃工作餐,不上任何酒水饮料,20分钟内一大碗米饭下肚后马上投入工作;见到群众开门见山询问对乡镇干部和省委有何意见建议。

“政事儿”注意到,在2012年2月9日,时任浙江省省长的夏宝龙就曾到该省德清县三合乡四都村进行暗访调研。

罗保铭

“感谢你说了真话,提了这么好的建议”

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则在2013年的首日进行暗访,轻车简从,不打招呼、不做安排,坐出租车、吃大排档,深入基层,去听一些真话。

2013年1月1日下午,罗保铭以游客省份,坐上一辆出租车体验三亚“打车难”。一上车,罗保铭就被司机认出。罗保铭则说,他想多听听真心话,尤其是意见和建议。随后司机向其建议了打车难的解决办法,并把罗保铭送到了三亚最大的海鲜排档春园海鲜广场。

在排档大厅,罗保铭邀请三亚市旅游业协会、出租车协会、海鲜排档协会的负责人一起用工作餐,鼓励他们用更好的服务让客人愿意来,让客人满意归。

罗保铭在大排档

在三亚湾海月广场,来自四川的候鸟老人李普芬对罗保铭说:“这一带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到三亚湾的海里,很破坏环境。三亚这么美,不能破坏了。希望政府尽快解决污水排放问题。”

罗保铭对李普芬说:“感谢你说了真话,提了这么好的建议。”

1月2日《海南日报》针对罗保铭的暗访,配发评论《让作风实些再实些》写到,要了解实情,掌握第一手资料,在办公室里听汇报、看文件,是永远得不到的,要想把知民情,解民困落到实处,就得扑下身子,沉到基层。

“政事儿”注意到,与罗保铭搭档、2015年开始担任海南省省长的刘赐贵,也有不少暗访经历。

2015年7月20日,海南省召开全省半年工作会议。据媒体报道,在这次会议上,刘赐贵透露,他周末经常自己上街明查暗访,并直言海口有几个乱象最让他“看不得!”:首先是海口到处乱窜的“摩托车”,还有东湖、红城湖周边的“脏乱差”现象,都让他深有体会。

“政事儿”撰稿:新京报记者郑书 实习生何强 校对:郭利琴